愛上處女座

用一部鄭淵潔童話,揭露殺人分尸真相,國產編劇真有你的

本站編輯:LETOU(樂投) 更新時間:2023-01-01 08:37:36 閱讀量:184

楓子他們看見幾個姑娘的好身手都贊嘆她們身手可以。

迷霧重重的《回來的女兒》,幾乎每集都在高能反轉。

在第7集中,編劇居然用一部國產動畫片,道出了保姆“小秀”的死亡真相!

先來捋一下劇情。

年輕貌美的“小秀”,在王硯輝、梅婷家里當小保姆,照顧夫婦倆的傻兒子“卓卓”。

身高170、人靚條順的“小秀”,不甘心一輩子打工賺錢,打算到廣州參加選美比賽,尋找一飛沖天的機會。

然而,就在辭職前夕,小保姆突然人間蒸發。

張子楓作為小姐妹,為了查出“小秀”的死因,騙出了癡傻的“卓卓”,終于哄得他說出了小保姆被殺人分尸的驚悚秘密……

原來,小保姆無意中撞破了梅婷和奸夫的“好事”,于是趁機敲詐勒索,要求得到一筆“封口費”,作為她去廣州選美的差旅費。

小保姆和梅婷發生爭執,不巧這一幕被傻兒子“卓卓”看見,護母心切的他當場暴走,撲上去就掐住了小保姆的脖子……

對此,“卓卓”是這么描述的,“小秀說媽媽壞話,我不高興,我就這樣掐著小秀脖子,小秀就一直閉著眼睛,怎么叫都叫不醒……”

眾所周知,“卓卓”作為一個智力發育有限的“傻子”,不懂得撒謊。

他要么不說,要么說的一定是真話。

只不過,他眼中的世界和正常人是不一樣的,要想理解他說的話,就需要從他的角度來看問題。

他說:“不過,我救了她,我把她帶回《魔方大廈》,里面玻璃城的醫生救了她!”

這句話看似顛三倒四,實際上卻隱藏了巨大的信息量!

“卓卓”所說的《魔方大廈》,是一部播出于1990年的國產動畫。

這部改編自鄭淵潔童話的作品,講述的是小學生“萊克”在魔方世界中的冒險經歷。

雖然童話本身充滿了正能量,但動畫中的不少鬼魅的畫面和配樂,卻給不少80、90后留下了“童年陰影”。

直到現在,大部分人對它的印象,仍是“恐怖”、“詭異”、“嚇人”。

在這部動畫的第一集《玻璃城》,講述的是“萊克”摔壞了魔方,導致魔方中的玻璃城破碎,無數市民身受重傷,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不得不到醫院接受搶救。

雖然劇中暫時還沒有展現,但完全可以根據這部動畫推測出,小保姆被殺的細節!

首先,事情發生時,小保姆很可能只是被“卓卓”掐暈了,并不是真的死了。

但王硯輝和梅婷,為了幫傻兒子掩蓋真相,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親自上去補刀,把小保姆給殺了。

滅口的過程中,“卓卓”聽到小保姆的求助和呼喊聲,湊過去看熱鬧,不僅目睹了小保姆被殺的經過,甚至看到了她被分尸的樣子。

于是,王硯輝和梅婷干脆用動畫《魔方大廈》的情節,給傻兒子“洗腦”,騙他說小保姆沒死,“玻璃城”的醫生會救她,幫她把斷了的胳膊腿接回去……

“卓卓”聯想到動畫中,殘疾市民們接受治療時的樣子、發出的痛呼,也就傻乎乎地信了!

其次,劇中王硯輝殺人后連夜拋尸。

他將小保姆的尸體,裝進了編織袋,放在自行車后座上運到了野外。

畫面中,這個編織袋的尺寸,顯然裝不下身高1米七的小保姆。

除非裝的并不是完整的人體,而是分割后的尸塊。

最后,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有眼尖的網友發現,片頭曲中有個一閃而過的鏡頭。

專門拍到了一副不完整的骨架模型,沒有頭,沒有四肢,只剩下軀干部位……

更別提,王硯輝還把小保姆的兩片帶血的指甲,藏在了冰凍的魚餌里。

當他擔心老婆跟人跑了時,特意去取了出來,作為要挾梅婷的手段。

這也說明了,夫妻倆對殺害小保姆一事,不僅是心知肚明的,而且很可能是合伙作案,共同參與了尸體的肢解過程。

因此才能一眼認出從受害人身上剝落的指甲片。

如果真相確實如此,那可真是不愧“迷霧劇場”的名號。

這一家人真是藏了800個心眼子,各種暗藏的細節,讓人沉浸在揭秘的快感中,又隱隱地脊背發涼。

幸虧孫嫂隨機應變,帶著毛岸英匆忙離開。

同樣傷心欲絕的武勇終于告訴東旭希茱要死了,武勇彩晴和希善為了醫治希茱接受骨髓比對,希茱終于等到適合的骨髓捐贈者且武勇向達根夫妻說明希茱的病情并請求給予金錢上的援助東旭也領出僅有的存款來籌措手術費,旅行回來的承俊質問崔老板有關李會長的珠寶走私情況,知曉情形而心灰意冷的承俊向彩晴提出到巴黎讀書的要求但遭彩晴的拒絕,希茱不希望變成大家的負擔而不告而別自尋短路時幸好及時被東旭找到而挽回性命東旭為了籌措希茱的手術費用表面上答應幫承惠從事走私交易...

永臺來別墅找泰振,問他怎么做才能得到泰振的認可。

上級新調來兩個人,都是女同志,高隊衛生隊的故事長感慨衛生隊女同志太多,自己成了黨代表了。

責任編輯:藝能八卦局  文章來源: https://www.163.com/dy/article/HPNM9QHM05179KIA.html

同類型

用一部鄭淵潔童話,揭露殺人分尸真相,國產編劇真有你的評論

  • 評論加載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